2009年和2010年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4-17 16:56    次浏览   >

从出口商品来看,2011年12月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对外贸易》白皮书显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现了对外贸易的跨越式发展,目前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我国在短短的30多年里能够发展成为世界工业品的主要生产国和出口国,靠的主要是企业的诚信经营和商品的物美价廉。2009年和2010年,经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检测的中国出口货物分别为1103.2万批和1305.4万批,不合格率分别为0.15%和0.14%;出口货值分别为4292.7亿美元和5521.8亿美元,不合格率分别为0.12%和0.13%。2010年,中国出口美国的食品12.7万批,合格率达99.53%;出口欧盟的食品13.8万批,合格率达99.78%。日本厚生省进口食品监控统计报告显示,2010年日本对自中国进口的食品以20%的高比例进行抽检,抽检合格率达99.74%,高于同期对来自美国和欧盟进口食品的抽检合格率。

与饮食质量密切相关的是,中国人的预期寿命越来越长,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从改革开放初期的68岁提高到73.5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类发展指数从0.53上升到0.66,是全球提升最快的国家之一。中国少年儿童的生长发育状况越来越好。我国大约每10年进行一次全国营养调查,据卫生部等2004年10月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现状》报告,与1992年相比,2002年中国城乡3至18岁儿童青少年各年龄组身高平均增加3.3厘米,城乡儿童营养不良患病率显著下降,5岁以下儿童生长迟缓率为14.3%,比1992年下降55%。2002年之后的情况只会更好,例如,据《2010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5岁以下儿童中度和重度营养不良比重,1997年为3.51%,2002年为2.83%,2009年则下降到1.71%。这些数据表明,食品质量的提高和安全保障,功不可没。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不看到,绝大多数的企业和商家是好的,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商家把诚信当作自己的生命和无形资产。如果不是这样,中国就不可能成为世界制造业大国,中国商品就不可能涌向世界每个角落,成为西方发达国家也离不开的从主要日用品到高端电子产品的供应基地。

在当前中国社会道德领域,一些时段、一些领域、一些人群的局部道德滑坡是客观存在的现象,有些道德问题还相当突出。但无论怎样高估问题的严重性,败德现象仍属支流,社会道德积极、进步、向善的主流地位无可撼动。

一方面,我们不能不看到,扶贫济困、见义勇为的传统美德遇到了新情况、新挑战,一个“小悦悦”事件,似乎颠覆了不少国人的道德观念,要不要救助不相识的人,成为一些人心中纠结不清的问题。

这些年,每遇大灾大难,中国社会都会出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天动地的场面。汶川地震后,一句“今天我们都是汶川人!”,让多少高尚的人们热血奔涌。问一问看过2011年“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物实况转播的观众,有谁不是热泪滚滚、心潮激荡!

一方面,我们不能不看到,在一些地方、部门和单位,在少数党员干部身上,风气的败坏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有的不读书、不看报却忙于庸俗的交际应酬,甚至不信马列信鬼神;有的把有限的财力物力用在专给上级看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上,群众的困难、诉求却长期得不到解决和回应;有的地方和单位,正直清廉、洁身自好成了“落伍者”,胆大妄为、生活糜烂却成了“流行风”;极少数干部甚至堕落到横行霸道、欺压百姓、贪污受贿、腐败犯罪的地步。面对这些现象,干部群众常说的一句话是:“这哪里还有共产党的味道!”

从国内商品来看,我国一直高度重视食品安全,早在1995年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2009年6月1日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对食品安全做出了更加严格的具体规定。近年来,在卫生部每年进行的抽检中,食品的合格率都在90%以上,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合格率更达95%以上。去年11月国家质检总局发布2011年第三季度产品质量基本状况报告,在对国内生产加工的食品的抽查中,乳粉、红茶、婴幼儿配方乳粉、酱腌菜、膨化食品、蜜饯、乌龙茶等7类692种食品的批次抽样合格率为91.8%。过去我们吃的酱油,主要是作坊式生产,按照今天的检测标准,根本无法达标,但现在,酱油的检验合格率也达到了90%以上,名牌酱油的合格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2010年开展了一项“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观察”的研究,选取我国8个省市、12个县(区或县级市)的162名党委常委、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主要领导干部为研究对象,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对他们进行了至少连续一周的工作与生活状况的观察和记录。调查结果显示,研究对象总体上平均每工作日工作时间为9个半小时,党政“一把手”平均为11个小时,加班是工作的常态。这些年涌现了一大批优秀领导干部,孔繁森、牛玉儒、任长霞、沈浩、杨善洲、刘金国——这个可以不断排列下去的优秀领导干部的名录,充分表明好干部决不是个例,而是各级干部的主体。

中国面临道德挑战,但中国道德打不垮、压不垮、骂不垮。因为中国人民在伟大变革的历史进程中,矢志不渝地追寻理想、文化、道德、进步,矢志不渝地追寻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一方面,我们不能不看到,商业欺诈等现象屡禁不止,假冒伪劣产品层出不穷。食品安全问题尤为突出,毒奶粉、地沟油、瘦肉精,等等,让一些群众发出了“还能放心吃什么”的责问。这种情况,严重干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严重影响人们对社会道德状况的评价。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勇敢徒手接住坠楼女童的杭州“最美妈妈”吴菊萍,以德报德、坚决拒收上万元补偿金的合肥两位农妇,在看到孩子躺在马路上抽动的那一刻“只想着救人”的陈贤妹,这一个个平凡的道德模范,这些在中国大地上天天都会出现的义举,为中国社会牢牢地支撑起扶危济困、见义勇为的道德蓝天。曾被炒作定义为中国道德滑坡“拐点”的南京彭宇“救人反被诬告”案,经权威部门深入调查后真相大白,其完全是由于多重因素被误读和放大的一起普通民事案件,决不是什么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事实上,南京近5年来,共涌现出6600多名见义勇为的先进个人,平民英雄周光裕、智勇“的姐”陈亚林、舍身救人好少年季诚,就是他们当中的代表。

还要看到,这些年各级纪委查处党员干部违法违纪的力度越来越大,贪腐分子越来越难以藏身。中央纪委的数据表明,被查处的贪腐分子,只占党员人数的极小比例。例如,2009年1—11月,受党纪处分的党员占党员总数的1.1‰,而其中因贪污贿赂被查处的,仅占受党纪处分人数的2.6%。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不看到,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层到基层,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锐意改革,勇于探索,致力发展,开拓进取,带领群众干事创业,不断开创工作的新局面;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忠于职守,敬业奉献,不计报酬,不辱使命,在自己的岗位上建功立业;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舍小家,顾大家,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负重前行,超负荷工作,甚至牺牲了健康和生命;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严格自律,清正廉洁,用一身正气坚守着党性,保持着共产党人的本色。在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的第一线,在抗击非典、防控疫情的斗争中,在关键时刻和危难关头,总是我们的党员干部挺身而出,冲锋在前,舍生忘死,慷慨赴义。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没有一大批这样的党员干部,如果没有一大批这样的中坚和骨干在团结带领群众奋斗,我们的党和政府就不可能成功推进并驾驭这30多年来波澜壮阔的大变革,我们的国家就不可能有这30多年来突飞猛进、举世惊叹的发展和进步。

蔚为壮观的志愿者队伍,已成为今天中国社会一道真善美的风景线。每逢重大事件,都有上百万的志愿者积极主动参与。为北京奥运会服务的志愿者就达170万,是奥运史上志愿者最多的一届。如今,志愿者的足迹已遍布各种有组织的关爱活动,并延伸进许多需要帮助的社会角落。据团中央志愿者工作部2005年的不完全统计,全国有260万个学雷锋小组,学雷锋志愿者超过3000万人。北京市在2003年就已建立起各级各类雷锋基地1000多个,有5万多个学雷锋活动小组长年坚持在基层服务。目前,全国已建立了43万个志愿者组织,常年开展活动的志愿者超过6000万人,注册的志愿者达2000多万人。志愿者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社会大多数人对社会的责任感和赤诚心,折射出中国社会道德状况的主流。

汶川地震发生后,俄新社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一个能够出动十万救援人员的国家,一个企业和私人捐款达到数十亿的国家,一个因争相献血、自愿抢救伤员而造成交通堵塞的国家,永远不会被打垮。”